仁义井的由来

 
添加时间:2022/5/17 8:04:42 天中历史文化地名故事 阅读:306 作者:驻马店市民政局

 仁义井的由来

 

东汉末年朝政腐败,许多读书人不愿做官,喜做名士。在当时的名士中,郭林宗(今山西介休人)和黄叔度(今河南正阳人)的名望都很大。提及这两名士的交往,倒有一段美好的故事呢。

一年夏天,郭林宗从山西林川出发,专程到汝南郡拜访黄叔度。谁知他的到来,惊动了士林诸子。其中人称“文章泰斗”的袁阆,慌忙杀猪宰羊,备酒办菜,硬把郭林宗迎进客厅,施礼让坐,斟上香茶。可是郭林宗很快发现这家主人的趣味与自己不相投,便起身要走。袁阆再三挽留,郭林宗还是一口茶也没用,就离开了袁家。

郭林宗从袁府出来,信步来到汝南城南臻头河桥北头。路边有株大树,树旁有口水井,树下有几个人在乘凉、聊天。其中有个穿着朴素、斯斯文文的人,捧着瓦壶在饮水。这时,郭林宗感到口渴,便到水壶主人跟前作个揖,请求道:“先生,想借用一下水壶,提壶水喝喝,行吗?”水壶主人便把水壶递给了郭林宗,说:“请用无妨。”郭林宗接过水壶打水喝,哪料想,当水壶快提到井口时,水壶撞到井壁上,绳断壶落,掉入井中。郭林宗的脸“刷”地一下红到耳根,暗暗地埋怨自己太不小心,赶忙上前向水壶主人深施一礼,赔礼道歉。谁知水壶主人却毫不介意,安慰郭林宗说:“无妨,无妨。”这一来,郭林宗更感不安了,随即从怀里掏出一把钱来,双手往水壶主人手里递,被水壶主人立即用手拦回,并劝郭林宗不必拘于常理,郭林宗哪里肯依?就这样,一个要赔,一个不收,像拉锯似地争执好大一会儿。郭林宗见此人文雅知礼,举止不俗,就有心与他交朋友,于是就提出互通姓名。却原来谁也没料想到,一个是远道而来的郭林宗,一个正是慎阳的黄叔度。哪知黄叔度出游,本欲慕名拜访郭林宗的。

名士巧遇,只恨相识太晚,黄叔度请郭林宗和他一块回到慎阳,郭林宗爽快应诺。两人并肩同行,边走边叙,很快来到黄叔度家里。

黄叔度姓黄名宪,字叔度,号徵君。家居慎阳镇十方院(现县油厂西侧)简陋茅舍里。他家境贫寒,父亲是个兽医,生性耿直仗义,常缩衣节食周济乡里,颇受邻里抬爱。叔度自幼天智过人,四岁熟唱百家姓,五岁攻读四书,六岁倒念五经,看书一目十行,过目成诵,人称神童奇才。十四岁那年,汝南郡太守山阳王龚经功曹①袁间举荐他到汝宁府做官,他看当朝腐败,污吏当政,谢绝出任,而隐身茅舍撰写《天禄阁外史》一书。这次郭林宗来到黄叔度家里,住的是茅草屋,吃的是家常便饭,黄叔度觉得这样招待朋友太寒酸,过意不去,郭林宗却说:“好,这样好,这样才是我的好朋友,好朋友是不讲吃喝的呀!”

郭林宗在黄叔度家里,除了交谈心事外,就是翻看黄叔度撰写的《天禄阁外史》手稿,书文长达数十万言,共分上、中、下三个部分,用辛辣明快的语言揭露朝野上层的腐败行径,奉劝那些天赐奉禄的达贵官员忧国忧民,所作所为要对得起民对得起天,启迪民众觉醒。郭林宗拜读罢这部杰作,赞不绝口,说:“此著作可与孔圣人的著作平起平坐矣!”只叹息身价低,家境寒,难以问世。

名士相逢,终有一别。郭林宗在黄叔度家里居住了四十多天,临别的前夜,两人一直谈到鸡叫才睡。早饭后,黄叔度无银两盘费,更无名贵珍品送友人,只满满装了一袋干粮为郭林宗送行。两人边走边谈,知心的话儿叙不尽,不知不觉又来到臻头河北头路旁那口井跟前。黄叔度向农家借来打水罐子,打了满满一罐子“井拔凉”,郭林宗接过水罐“咕嘟咕嘟”喝了个痛快。笑了笑,说:“人好,水也甜呐!”两人拥抱一毕分手了。

后来,当地人为了纪念这两位誉满天涯的大名士,便把这口井命名为仁义井,并在井旁立了一块石碑,上书“仁义井”三个大字,另刻小字一行:“东汉郭林宗义访黄叔度处。”

注:①经功曹,古时府上主管断案的官员。

(摘自《驻马店市地名故事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