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堂的由来

 
添加时间:2021/12/14 16:47:26 天中历史文化地名故事 阅读:2624 作者:驻马店市民政局

 韩堂的由来

 

棠溪河畔,九女山西南是韩非故里韩堂村,俗名韩宅坡。韩非的后代在这里繁衍生息。这里卧风朝阳,风景秀丽,棠梨、银杏郁郁葱葱。紧邻韩宅西南处,有一凸起的地方名曰“孤愤台”,村民谐音“孤坟摊儿”,是韩非读简、思考、著书、立说之地,也是韩非墓葬之地。

韩非,生于公元前280年,卒于公元前233年,终年47岁。他出身于韩国贵族,是我国古代的哲学家,法家著名代表人物。为人口吃不善言谈,一生致力道、儒、墨、法思想理论研究,博学多闻,见多识广,集百家学术之大成,独创以“法”为中心的法、术、势三结合的封建君主统治术,为促进秦王朝的统一奠定了思想基础。少年时,他很少言语,几乎连爹娘都不喊一声,常捧竹简静坐于棠溪河畔,九女山南,俯看棠溪,身背九女山,大声朗诵不断。日出则出,月色吹萧,满山草木为之所动,以此陶冶情趣。又与上蔡李斯为友。韩非做文章,总是久唤不应,李斯玩笑说:“结巴痴也。”荀子欣慰曰:“非者,天降之才也。”有一次荀子问韩非和李斯:“一曰大国,一曰小国,大者民富君昏,小者君明民贫,汝事何君?”李斯曰:“当赴小国。”韩非曰:“能事昏以明,吾将足矣。”后李斯赴秦,做了始皇帝的老师。韩非赴韩,以古为鉴,悉察韩国国情,深为韩王治国“不务修明其法治”而叹怀。富国强民他主张法为重,术、势并用。为实施自己的政治主张,多次上书韩王,无丝毫反应,又几次劝谏,人君不纳明理。韩非故里韩重臣棠溪公又以长辈乡里身份劝诫威诱,韩非回归棠溪仰天叹怀“人君不明知吾者棠溪矣!”

韩非回乡后,即在棠溪河畔、九女山南著书立说,终成《孤愤》《五蠹》《说难》《说林》《内外储》五书十余万言,为传世名言。公元前233年,《孤愤》《五蠹》二书传至秦国,嬴政读后大为称赞曰:“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,死不恨矣!”时韩王在难中,知秦王看中韩非,韩非走秦,方大彻大悟,有心用之,悔之晚矣。韩非去秦后,秦王待之上宾,同案辩理,促膝交谈,探索统一天下之策,国富民强之道。丞相李斯、上大夫姚贾对韩非德才十分嫉妒,李斯自知不如非,如秦王重用非,富贵荣华终矣。于是谗言秦王说:“非为韩国贵族,终为事韩而不事秦,久留为患也”。姚贾挑拨说:“韩非乃韩说客,绝不会尽心于秦王矣。”是年韩非被人诬入监,李斯嫉贤妒能,姚贾推波助澜,用鸠酒让韩非服用,死于非命。韩非死后,族人把他的遗骨从咸阳运回,葬于九女山上,头向九女山,脚蹬棠溪河,冢边立碑文现不知去向。

合古代风水地气之说,又言,法家思想与儒、道、佛文化相背而驰,历代官府都反对礼祭韩非子,因此韩被楚灭后,一直延续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韩氏后人均不能到韩非子墓地祭祀拜祖,也就有了“孤坟摊儿”之说。韩非子冢不见缩小却增高扩大,形成现在模样。

 

(摘自《驻马店市地名故事》)